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东兴市地方志办公室
欢迎来到东兴地情网!

竖写丛谈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10-09 09:09:00   | 来源: 《广西地方志》
    1、主体材料
  主体材料,也可称为躯干材料,即指最能表现事物实体的主要材料。撰写每一个类目,及其记述这一类目中的某一史实,都不可缺少主体材料,应该是主体材料越充实越好。如某林业志中“营林”一节,详记了人工采种工具的变化,优良母树的选定,育苗的品种、数量,造林的株数、亩数、成活率等,这些都是主体材料。而对采种的过程,育苗的方式,造林中发动群众、掀起高潮等材料,采取了略记的办法,突出了主体材料。但有的志稿忽视了这个问题,次要的材料较为充实,主要的东西寥寥无几。
  类目竖写中,主要是运用主体材料说话,其他材料只能是辅助性的,或者佐证,或者补充,或者衬托主体材料,不可喧宾夺主。
  2、背景材料
  背景材料,是指对事物变化起作用的历史情况或现实环境。竖写中要体现出事物所处的地位,要写出变化的因果联系,没有背景材料不行。当前有两种倾向:未提出此要求的地方,其志稿几乎没有背景材料,看不出事物兴盛衰落于什么形势之下,其原因是什么;提出此要求的地方,有的又用的过多,一个两千字的类目,竟用一千二百余字记述背景,本末倒置。
  背景材料有大、小之分。例如,“文化大革命”的出现及其影响,全国各个领域、各条战线均有开始之时受其破坏和干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事业兴旺的情况。那么,是否每一个类目都要点出“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开始遭受严重干扰和破坏”,“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逐渐得到恢复。”这两句话呢?这重复太多太多,是绝对不行的。但又都有联系,象这类带有共性的大的社会政治背景,应放在整部志书或分志、篇、章之前的概述性文字中交代,各个类目就不必再反反复复记述,直接在时间之后记述清该事物的结果即可。而小的背最材料,专门的文件、规定、变化等,与具体事物相连的个性材料,则可随类目的竖写同步进行。
  无论大的背景材料,还是小的背景材料,其文字比重,均不得超过主体材料部分,而且应当尽量少一些。
  3、条件材料
  条件材料,是指影响事物发生、存在或发展的直接因素。如土壤、水分、气候。阳光、种子等是农业发展的条件;农业的发展又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原料,如棉花、玉米、大豆等;工业产品又为商业发展提供了条件,等等。这些连锁性的条件,前事之果是作为后事之因而出现的,虽有专门的分志分别加以记述,但侧重点、角度却不同,因此,相关的分志也可以略加记述,这涉及到交叉重复问题,笔者认为,不可能一点不涉及,应酌情而定。如果各类目之间彻底一刀两断,就与事物之间本身早已存在的,当今社会又进一步加强了的横向联系的事实不相符合,特别是那些不在一部分志中而相距较远的相连的内容,应作必要的简明的交代,而采取互见的法办处理很不方便。
  主体材料、背景材料和条件材料,三者之间很难绝对分清,有的条件材料也是背景材料,有的主体材料变换了位置也就成了背景材料或条件材料。只要编者掌握住详主略次这一关键,其他不难处理。
  4、实与虚
  竖写重在写事物(业)本身实实在在的变化、变化的结果,变化的工作过程及未实现的则不必记述,更没有必要详记。
  许多志稿都犯此毛病,如某金融志稿中“推行投资包干”一目,从某年某月某日哪位副行长带领几个人去何地参观学习经验写起,又写历经几天,参加了哪些活动,回来向哪位主管领导汇报,然后又写开个什么会,谁讲了话,提出了怎样的口号等,而不见本地到底是如何搞投资包干及其实效如何。再如某司法志稿写贯彻某项法规,大量是形式的东西,以政府名义召开几次大型会议,举办多少次讲座进行宣讲,办了多少期培训班,轮训了多少干部,报刊电台播发了多少稿件,印发了多少份资料,等等。见不到贯彻法规的实际效果,没有接触到实质性内容,最关键的还是把写事物(业)发展历史同工作过程弄混淆。
  5、比较手法
  比较,是就两种或两种以上同类事物辨别异同或高下,以鉴别优劣强弱的一种手法。这在一般著述中是不可缺少的好形式,在分类记述的志书中有些人不主张使用,笔者认为少用,用的恰如其分,不出大格亦无不可。
  纵的比较相对说容易些,因为,志书竖写,有时不直接比,其变化程度也可显现出来,但显示不出时,可用比较方法。横的比较问题就大一些,因志书分类记述,原则上要求类各守其界,谈此不涉彼,这就不能完全适合新志书反映新事物的需要,在必要的地方,对某项事物在全国同类事物或在本省其他行业中所占的位置等进行一点比较,是应当允许的。例如:“1985年全县粮食总产量31亿斤,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是1949年的5.2倍。全县粮食总产量、人均占有粮食和人均交售商品粮三项指标均居全国之首。”有了这样的纵横比较,就能使读者看出该县农业在历史上的地位和在全国的地位。
  6、过渡文字与过渡段
  有些志稿竖写中,往往出现跨年代、跳时间的记述,有的是由于不太重要而有意舍弃不记,有的则不是这样。一跃几十年跳过去了,使读者会感到莫名其妙,弄不清是什么原因,是这个事物本身发展中断了?还是我们工作或管理中断了?还是由于资料没搞到而未加记述?给今人、后人留下一些疑问。这类情况,应当扼要加以交代,使前后文衔接上,实际上费不了几句话。如某乡镇企业志稿“资金”章中,“集体积累”一目,在记述完1958年情况后,下段就开始讲1975年的情况,但在这两段文字中间用了一句话:“1959年至1974年用集体积累投入乡镇企业的资金无可考证”。不要小看这—句话,它一是能够承上启下,交代了断线原因;二是表明事物本身没有中断,而是因为资料缺而造成的;三是对历史负责,对后人负责,后人可继续研究、挖掘,以补史之无。各个分志有些类目都将遇到这类情况,不妨采用适当的过渡文字或过渡段来处理。
  7、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必须尊重历史事实,客观地记述,即古人所说的“善恶并书”。但有些事情只机械地照录下来也并不等于就做到了实事求是,要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去指导和把握,要有全面的分析、研究,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比如,以“文化大革命”为例,这期间有的事业也得到了发展,记不记?要记,要作科学的令人信服的记述。某县志记述了这十年中粮食产量年年有增长,每年平均增长3.1%,然后作了分析:其一,“文革”前就打下了发展的基础,农药、化肥、新品种得到使用推广;其二,“文革”前、后增长率分别为4.5%和5.7%,相比较速度是慢的;其三,当时“以粮为纲”单打一,粮食增长是以牺牲其他为前提的;其四,伐林造田,造成水土流失,破坏了生态平衡,从长远看得不偿失。
  在记述了粮食增长的同时,又记述上述四个方面客观材料,是符合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的。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1988年第2期